header photo

五柳村人生记忆之页

李銳對改革開放的回顧

July 3, 2014

2008-09-17 18:11:00 网易博客[历史与常识],因该博客被关闭,2013-09-12 08:58又发在五柳村建在海外的博客[破晓],现又被屏蔽,遂再发于此。--2014年7月3日。

原载《动向》2008年9月号,2008年9月17日香港出版

(二○○八年八月八日在李銳家,由王建勳記錄、整理。) 

  今年是改革開放三十周年,回顧往事,自然離不開鄧小平、陳雲、胡耀邦和趙紫陽四個人的作為,因為改革開放的成敗是同他們緊密聯繫在一起的,其中關鍵人物是鄧大人。

  鄧小平與陳雲「談不攏」 

   鄧小平和林彪一樣,歷來就是毛澤東的兩員愛將,這是有歷 史淵源的。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江西,鄧小平就因追隨毛澤東而挨過整,被撤職。隨著毛澤東在中共黨內地位的不斷上升和穩固,鄧小平在戰爭年代就開始受到重 用。一九四九年後,毛澤東發動的「反右派」運動,鄧小平是堅定的執行者,但在經濟建設方面,他基本上站在劉少奇、周恩來一邊。文革伊始,「打倒劉鄧」。毛 澤東對劉少奇是一定要打倒的;而對鄧小平則是打而不倒,並沒有開除他的黨籍。一九七一年林彪事件後,鄧小平向毛澤東寫了悔過信,表示「永不翻案」,毛澤東 起用了鄧小平。僅過一年後的一九七五年,由於反對四人幫,鄧小平再次被打倒。 

   一九七八年,改革開放的先鋒人物是胡耀邦、趙紫陽等人。 耀邦首先幹了兩件事:一是批「兩個凡是」,發動真理標準討論;二是平反冤假錯案。這就把毛澤東的文革定了死罪,並把他的歷次政治運動基本否定,毛澤東所織 就的意識形態網絡也被撕開了一條縫兒。那時,批「兩個凡是」、平反冤假錯案,陳雲是贊成的;鄧小平也站在胡耀邦一邊,但不如胡耀邦徹底,「西單民主牆」事 件的處理,就是一個明證。一九七九年,理論務虛會中途轉向,就是胡喬木反對,他為鄧小平寫了「四個堅持」的報告。一九八○年,鄧小平接受了李維漢關於要批 判封建專制主義的意見,發表了《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》長文。可惜剛起步,又被胡喬木利用波蘭發生的團結工會事件腰斬,終成為一紙空文。問題也在鄧小平 本人還是贊成「權威主義」的(我在中顧委聽過這種傳達),他認為中國總得有「一個人說了算」。 

   鄧小平與陳雲,這兩位政治老人的關係,按鄧小平的話說, 是「談不攏」,「只能有一個婆婆」。因此胡耀邦在位時,開不成常委會。改革開放,鄧小平在經濟上是比較堅定的,如成立「特區」,這是一個創舉;而陳雲仍堅 持「鳥籠經濟」,這是原則性分歧。在意識形態上,鄧小平「不問姓資姓社」,「不管黑貓白貓」,「摸著石頭過河」,不被既往的正統理論所限制,敢於突破,這 是有極大功勞的;而陳雲仍跳不出舊框框。一九八九年,中顧委發了個「一號文件」,是陳雲談學習哲學問題的,刊載了陳雲同趙紫陽、胡啟立、李瑞環一九八七年 以後的談話,他說:「列寧論帝國主義沒有過時。」 

  鄧小平多年領導過胡耀邦,也早就熟知趙紫陽和萬里,起用他們三人是完全正確的(陳雲對胡耀邦有看法,認為他在人事上用「青紅幫」)。上世紀八十年代中,對這「三駕馬車」,鄧小平都是大力支持的,給予積極肯定。 

   除開一些小事外,胡、趙二人合作得是好的,都贊成經濟體 制和政治體制全面改革。但鄧、陳兩位老人對全面改革卻有不一致的看法。那兩個「左王」胡喬木、鄧力群則趁機在鄧小平、陳雲兩位老人中穿梭,大進讒言,他們 看不起胡耀邦,對趙紫陽也有意見。如一九八三年,陳雲要批胡耀邦,就是鄧力群從中興風作浪,後被鄧小平制止了。這兩個「左王」對改革開放起了很壞的作用, 尤其是在思想文化領域,先搞「清除精神污染」,後又批「資產階級自由化」。前者只搞了二十八天,被胡、趙聯手制止了。鄧小平在十二屆六中全會上說,反對資 產階級自由化還要搞五十年。這兩位「左王」在鄧小平、陳雲之間周旋,不斷地吹歪風、送材料;還在胡耀邦、趙紫陽之間挑撥離間。一九八六年,鄧力群把陸鏗對 胡耀邦的訪談交給鄧小平,作為導火線,引起鄧小平的震怒,導致一九八七年一月「生活會」後胡耀邦下台。一九八七年春,陳雲、王震等人要把鄧力群抬出來當總 書記。我在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一日給鄧小平、趙紫陽寫了一封信表示反對;鄧小平十四日批示,撤銷鄧力群的職務,制止了這個危機。 

  政治體制改革迫在眉睫 

   一九八九年「六四」風波,表明鄧小平在一黨專政,必須由 他「一個人說了算」方面毫不放鬆,更不可能有什麼改變。出動軍隊鎮壓學生運動,這種連毛澤東如果活著都不可能幹出來的事,鄧小平卻幹了。「六四」期間,他 聽信李鵬和李錫銘謊報「學生動亂」的讒言,要實行軍事戒嚴。蕭克、張愛萍等七位上將聯名上書反對武力鎮壓,他毫不理睬。中顧委的四個人──杜潤生、李昌、 于光遠和我贊同趙紫陽在民主與法治的軌道上處理學運,也堅決反對軍事戒嚴。後來批鬥了我們幾個月,還準備開除我們的黨籍,是陳雲把我們四個人保下來了,他 說「這種事不能再幹了,否則以後還要平反。」「六四」後,趙紫陽被撤職,一直軟禁到去世,改革開放一度中止甚至倒退。(雖然鄧小平一九九二年「南巡講話」 時說過「十三大政治報告一個字也不能改」的話,可又有什麼用呢?) 

   江澤民接班時,在鄧小平家開了個小會。鄧對江說:「毛 在,毛說了算;我在,我說了算;你什麼時候說了算,我就放心了。」可是他沒有料到,他最堅持、最關心的走市場經濟的道路,出現了逆轉的危險。當時江澤民做 「反和平演變」的報告,要使搞私營企業的人「傾家蕩產」。一九九二年春天,鄧小平的「南巡講話」,從經濟上挽救了改革開放可能夭折的危機局面。現在,鄧、 陳兩位老人已不在了,兩個「左王」的干擾也不存在了,這是一種便於與世界同步前進的好形勢。第二個「歷史決議」,對毛澤東晚年錯誤做過總結,對鄧小平也應 當照此辦理。這樣,進一步全面改革開放的路就好走了。 

   經過三十年的經濟體制改革,我國的經濟總量已躍居世界第 四位,但代價太大,單位能耗和對資源、環境的破壞也居世界前列。更可怕的是貪污、腐敗愈演愈烈,且呈難以遏制的勢頭,大大小小的腐敗分子上下其手,互相勾 結,使共產黨淪向了一個利益集團,構成了新興的權貴資本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。近幾年來,中央領導陸續提出了「和諧社會」、「以人為本」、「科學發展觀」、 「物質、精神、政治三大文明」等治國方針,這些善良的願望明顯優於三十年前的「四個堅持」,但要真正落實,前提是不能再走一黨專政的老路了,必須按照促進 人類社會進步的普世價值規律,即自由、民主、法治、憲政來治國理民。這就涉及到政治體制改革這個老大難的問題了,它的解決不能再猶豫不決了。 

   政治體制改革千頭萬緒,我建議首先從開放言論自由、實行 輿論監督,和縣處級以上黨員領導幹部個人收入、家庭財產申報、公示入手。為了早一天啟動二十年前黨的十三大提出的政治體制改革,必須黨政分開,政企分開, 以法治國,實施憲政。我曾在十五大、十六大和十七大召開時,連續三次上書中央,敦促開啟這一戰略舉措。現藉此文,再次呼籲,為中國共產黨的執政黨地位的合 法性計,為國家、民族和天下蒼生計,政治體制改革迫在眉睫,時不我待!

Go Back

Comment